石家庄陪练 八窝网    
banner
鲁邦三世特别公映版:人类对探索地球的永恒渴望

在不断向太空进发的同时,人类也从未停止对地球的探索步伐。在中国,“蛟龙号”潜入马里亚纳海沟深处,“松科二井”打开探秘地球深部的通道,各类国产无人机以“上帝视角”俯视秀美山川、苍茫雪原……科技的力量,让我们能够更多地了解地球。而摄影,也是我们发现地球之美的方式之一。《地球之美:阿特·沃尔夫40 年摄影经典》是世界知名摄影师阿特·沃尔夫对其毕生所拍200万张照片的精选呈现。40年间,他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大洲,用镜头聚焦地球上的自然景观、野生动物和濒临消失的人类族群文化,反映了自然的丰富多样和人类文明的本真。

阿特·沃尔夫的摄影题材包罗万象,既映衬出世界真实存在的力量和奇迹,又拥有触及人们内心甚至是感官的有机共鸣。在他的照片中,从南极冰原到热带丛林,从非洲沙漠到浩瀚海洋,从寒带走兽到热带飞禽,壮丽与生命相依相携,凛冽与静寂互融交错,展现出大自然的宏伟壮观,以及生命的脆弱和坚强。

野生动物是阿特·沃尔夫摄影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的野生动物摄影不仅是艺术创作,还体现出他对动物行为的探究。美国阿拉斯加州的海象群、加拿大埃尔斯米尔岛的北极狼、挪威斯瓦尔巴德群岛厚嘴崖海鸦、南极洲保利特岛的阿德利企鹅、新西兰南岛的啄羊鹦鹉、肯尼亚马加迪湖的小火烈鸟……它们在或优越或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从容而顽强地活着。而在亚马逊盆地,五彩缤纷的鸟类、神出鬼没的猫科动物、色彩斑斓的蛙类、喧闹忙碌的灵长类,它们既令人望而生畏,又让人无限向往。秘鲁的马德雷德迪奥斯河岸,“一只夜行性的骨首蛙,藏身于一棵雨林树木的树干上休息,这是一个有着鲜艳图案和色彩的静止不动的生命。两栖动物和植物组成一幅蜡染画,描绘了大自然的艺术之美。”

原始部落是阿特·沃尔夫镜头中最不可思议的存在。通常情况下,外来者与部落居民之间存在着不可避免的文化隔阂和抵触,很难融入其中,但阿特·沃尔夫却凭借博物学家的敏锐和社会学者的洞察力,以尊重和同理心打破了这种隔阂。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部族非常独特,在身体上涂上深红色和橙黄色,戴着假发的胡里族勇士大概是其中最为华美的。这些假发会使用各种不同种类的极乐鸟的飞羽、树袋鼠的皮毛、蕨类、地衣来装饰。同居此地的阿萨罗泥人被称为“丛林恶魔”,他们身上所涂抹的黏土的灰白色,被认为是死亡和鬼魂的颜色。他们的祖先曾经在战斗中几乎被打败,然后打扮成这个形象从阿萨罗河中出现,以此吓退了敌人。

在摄影集中,还收录了多幅拍摄自中国各地的作品。在云南,“山区居民将陡峭的山坡改造成梯田,用来集中种植水稻,乍一看,这幅风景就像一扇巨大的染色玻璃窗。”在广西,“喀斯特山峰上,巨大的竹子优雅地垂下来,与垂直耸立的岩石在形状上形成互补。”而在安徽,阿特·沃尔夫不禁感慨: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中国的山水画大师都非常有创意和想象力。直到我去了黄山,看过无数参差的耸岩石塔、被風雕琢的美丽松树和波涛汹涌的云海,才发现他们的绘画作品实际上非常写实。

在探索地球的行程中,人类的前方还有漫漫长途。正如该摄影集最后一幅作品《尖耸岩石上的攀岩者》所诠释出的:人类对探索地球最遥远之处的永恒渴望。在这幅照片中,一名攀岩者独自在法国夏蒙尼山谷上的一块岩石塔尖上保持平衡。“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勃朗峰,在画面中赫然耸立在前景之上,使人几乎对近处那名攀登者经典的剪影姿态视而不见。”

(文 刘学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