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陪练 八窝网    
banner
大明传说:搜救犬

有这样一群肩负特殊使命的“士兵”“勇士”,它们总被消防员亲切地称作“无言的战友”。它们担负着各种灾害现场的搜救工作,嗅到鼻子开裂,探寻每一个生命的奇迹;走到小脚受伤,也不放过任何一处死角;它们与消防官兵一起,一次次穿梭在各种恶劣环境中,搜寻着生命的奇迹,拯救起鲜活的生命。它们就是“史上最强生命探测仪”—— 消防搜救犬。

一只搜救犬的心路历程

“作为一只成功的专业搜救犬,我是有一些经验分享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工作需要,便辗转多地来到了青海消防总队搜救犬队。转眼,在专业搜救的道路已经摸爬滚打走了数年,这些日子我迷茫过,无助过,但也因为经历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久,最终从一个犬界小白做到了现在的精英,而这期间靠的是内心的忠诚和千万次的不懈坚持,并不是靠着每天卖萌和耍宝。现在就带你从不同的角度,了解我这匹来自青藏高原风中 的狼……咳,不好意思,说错了,优秀的一只狗的故事吧。”

老马眼中的我

训导员老马接受采访时,先是沉默了些许,然后这样说道:“我和它之间吧,有种感情叫作懂,有种行动叫作等,有种默契叫作忠,有种信任叫作宠,有种快乐叫作疯,有种分离叫作痛,它不是我的朋友,但却是另一个我。‘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其实,军营“流”的不只有兵,还有我这无言的战友风里雨里太多次无言的陪伴。”

我眼中的生活

“老马,起床训练了……”清晨,起床号未响犬舍内早已汪声一片,警犬班长马小龙和六名训导员闻声而起,迅速穿衣走进犬舍,“大哥”小虎带领众犬叫响训练号角,开始一天的警营生活……

大家好,我叫小虎,是我们犬班资历最深的“老同志”了,跟我家老马也是十多年的搭档。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回想起自己年少时在训练场上的轻狂,威武,在“战场”上功绩卓著,让我有一种自豪感,而如今的我已成了“白胡子大哥”了,但幸运的是,我依然健在,依然可以带着我们这一帮“好兄妹”并肩作战。训导员们每天早上和我家老马都会带着我们去做健身操,下达口令“坐、卧、立、靠,时不时还会丢个小球,让我们去“捡”,时不时还会跟我们玩“捉迷藏”,让我们去找。来来回回地跑,真的很累,不过我们就喜欢这样……

虽没有语言,但眼神的交流,时间的磨合,情感的碰撞早已促使我们成为了最亲密的“战友”。

首先给大家介绍下我们犬班的“神枪手”它们可有著各自的独门绝技。卡特,我的二师弟,号称“千里眼”,有一双能判别好人坏人的眼睛,是我们哨位的优秀“标兵”。

说起嗅觉灵敏,就属三师妹大奔了,号称“神鼻子”每天开饭之前,它都会给我们“暗号”,因为隔着老远它就能闻的到炊事班飘来的饭香味。

四师弟雪豹呢,虽说有点蠢萌,但也称之为“顺风耳”,到晚上都是他来执勤,保护我们的“防区”不受外来人员侵入。

最受欢迎的还是五师弟雪琦,帅气,英勇,酷爱运动,大家都叫他“飞毛腿”,他可是每次参加“长跑”比赛都打破纪录的冠军。

我们的“万能哥”三月,高冷,自信,浑身都透着大将风范,他有着灵敏的嗅觉、完善的视觉听觉以及足够的胆量,是犬班的守护者。

我的小师弟“跳跳糖”小子,看他虽小巧,本领可不小呢,攀爬能力也是数不胜数的哦……警犬班的我们不仅长得可爱,工作能力也十分出色。这就是我们明明可以靠卖萌,却偏偏要拼战斗力。

说起我们的闲暇时光,老马常会给我们讲,我的好兄弟“功勋铁蛋”的故事,它曾参加过2010玉树抗震救灾,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和高原反应,连续工作使他的身体受到了一定程度伤害,回来没多久,他就走了……可在玉树那片辽阔的草原上处处留下了它的足迹,也刻在每个人心里,我们立志向它一样,做一条人人敬仰的英雄犬。

狗生理想

养犬千日,用犬一时。也许我们会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难和艰辛,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向铁蛋一样英勇牺牲,但我们不会放弃,在这里我们将不断地加钢淬火,成为犬中之王,为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最大力量。

“另类”的消防兵

时间追溯到2011年11月,武汉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中队成立。他们肩上承载的是生命,是期望……

2012年9月6日12时20分,一个让百万武汉市民揪心的时刻。位于汉口的某在建地下工程,浇注顶板结构时发生坍塌。危急时刻,该中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搜救被埋压的施工人员。

2012年12月6日,全国消防部队(南方片区)搜救犬比武竞赛举行,14个参赛队在云南的红土地上激烈角逐。这支建队仅一年的队伍,代表湖北跻身团体前三名。

大家为这骄人的战绩而欢呼,搜救犬训导员们也许自己都不曾记得,那是多少次训练和多少心血的凝结。

不舍——放弃休假的陪伴

“搜救犬就像我们的战友兄弟和恋人”搜救犬中队二班班长舒涛说。舒涛是这支队伍的首批队员,目前负责3只搜救犬的训导工作。他的训导对象,是一只名叫“赛虎”的马里努阿犬,今年两岁,速度特快、敏捷性高。舒涛说:“还有一只4个月大的小马犬和一只9个月大的昆明犬。昆明犬对人忠诚,记性好,学到的技能不容易忘。”谈及自己的爱犬,舒涛津津乐道,从脾气到爱好,再到各种技能的掌握,他如数家珍。

对于训导员一职,舒涛说:“刚开始比较抵触,初来队里,什么都不会,还经常被咬,但慢慢习惯了,每天跟它们打交道,变着花样搞训练,乐趣还是很多的。”

亲密如斯,分开就显得格外不舍。一次中队安排轮休,轮到舒涛时,因为不放心把爱犬交给别人看管,他做出了放弃休假的决定。

不忍——寒夜两小时的守护

“2011年,搜救犬队刚刚组建,我因为喜欢动物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以为训犬总比被训轻松,而且有意思。没想到,和犬一起训练远比我想象中的艰难。”下士刘雁兵向我们娓娓讲述。

“我带的搜救犬叫‘小贝’,是边境牧羊犬,性子极烈,我可没少挨咬” ,刘雁兵说,“有一次,我把训练用的弹子球递给它,它刚要叼住,我马上把手收回来,希望它再完成一个动作,结果它一时没反应过来,一口咬住了我的手。虽然戴着厚厚的防护手套,手上还是被咬了老大一块,血流出来了……”

伤疤和记忆一样密密麻麻,或许说不出第一次受伤的经历,但第一次的相处却依然叫刘雁兵历历在目。“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彼此,我搬到犬舍和‘小贝’一起住。第一天晚上11点多,我累得不行想睡觉,‘小贝’叼着我的衣服往外拽。它不让我睡,我也不让它睡,我们开始互相打逗起来,后来打累了就都睡着了。”刘雁兵回忆,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朝夕相处,以往需要两三个月来建立的亲密关系很快便在他们之间显现出来。“‘小贝’适应了我这个新主人,服从我的每一个命令。”刘雁兵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刘雁兵的战友告诉我们,有次小贝生病需要打点滴,因为担心卫生室病菌感染,刘雁兵硬是抱着80多斤重的小贝在寒冷的室外站了两个多小时。于刘雁兵,这只是他不经意的真情流露,于他战友,却是一份不期然的震撼和感动。

不懈——90后训导员的“血本”

训练场上,搜救犬们有序地完成坐、卧指令和血迹搜索、穿越障碍等训练科目,出色的“表演”引得现场叫好声一片。谁曾想,光鲜背后又是怎样的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付出。来自湖南的90后训导员艾新和告诉我们,要使搜救犬完成像穿越障碍这样的一个项目,常常需要几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训练,一开始不会,就只能一遍遍捏着它们的爪子来引导它们一点点地往上爬。

艾新和说,在这些训练项目中,最难的是血迹搜索。为提高搜救犬的实战能力,他们将自己的血抽进抗凝管里保存,训练时,再将血液注射到一块木板内,然后将注有血液的木板和数十块其他木板放在一起,让搜救犬寻找,久而久之,搜救犬就会对人体血液十分敏感,闻之即停。

这样的“血本”,搜救犬们自然不会辜负。在队里颇有名声的史宾格猎犬“渴望”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搜血板项目演示中,“渴望”在木板旁不停地用鼻子嗅来嗅去,几秒后便围在一块木板前叫个不停。“这块木板上有0.02ml血迹,搜救犬能快速准确识别出来。” 负责训导“渴望”的吴勇介绍。

因为训练有素,表现突出,这支由13名官兵和19只搜救犬组成的中队自成立以来便屡建战功。对搜救犬来说,训导员是最亲密的主人,而对训导员而言,搜救犬是装备,是朋友,是亲如手足的好兄弟!

赛场上的勇士

“狗是极通人性的,它甚至能洞察到我的情绪。”

“我的表情、语言和肢体动作,它都懂。”

说起自己的爱犬,武汉市公安消防支队搜救犬队的一群训导员们,就像一群初为人母的妈妈热烈地聊起育儿经。

被训导员舒涛搂在怀里的马里努阿犬名叫“赛虎”,是全国第三届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里的“服从”冠军。所谓“服从”,是指训导员能够很好地控制搜救犬,让其听从指挥,完成指令。

全国第三届搜救犬技术比武竞赛是由公安部消防局举办的、旨在全面检验搜救犬队伍建设成效,提升管理、训练和实战能力的一场盛大赛事。比赛共设服从科目、血迹搜索、箱体搜救、攀登障碍、野外追踪5个单犬项目和废墟搜救1个多犬项目。2015年10月19日至23日,来自全国29个消防总队的142名训导员和142只搜救犬在山东搜救犬培训基地参加比赛。

经过5天的激烈角逐,湖北消防总队搜救犬代表队沉着应战、稳中求进,以精湛技艺击败众多对手,最终取得“服从”科目单项第一,“血迹搜索”“攀登障碍”科目两个单项第四,全国团体第五的较好成绩。

到搜救犬队来,也是为了一睹这群远从山东载誉而归的“英雄”。它们或许不明荣誉和掌声的意味,却也断然不会沉湎于佼佼战绩,乘着汤逊湖铺面的晨曦,战训如常。

吴勇和爱犬“渴望”是那次比赛的代表队成员,血迹搜索第四名的获得者。

吴勇说,因为比赛状态力求平稳,所以,他在赛前有意不和“渴望”互动,藉以稍稍压制爱犬的兴奋度,“虽然‘渴望’只发挥了平时训练状态的80%,但整个过程很让人省心。”

如果要将搜救犬的表现算做台前,那么训导员的付出就是幕后了。说起训练的艰辛,吴勇却觉得:“‘爱好’,便不辛苦。”

因为喜欢养狗,自2011年搜救犬队建队以来,吴勇就把自己的警营足迹驻留在了这里。他还喜欢篮球和跑步等外向型运动,大概也跟养狗有关。“因为死板会让狗有抑制感,要把自己当疯子一样来和它们相处”,吴勇说,“有时候我俩就趴在地上一起玩,有时候也会为抢个玩具打得不可開交……”吴勇细数着和“渴望”相处的点滴之时,我们捕捉到了他眼里、脸上和言语中不经意流露的爱意。

“小易”是搜救犬队里的全能王,负责训练它的战士曾是武汉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一中队的风云人物刘雁斌,在搜救犬队以“犬王”著称。

2015年是刘雁斌第三次参加搜救犬比武竞赛,压力大,但信心也足。遗憾的是,“小易”在训练时意外受伤,经拍片诊断为左前臂神经丛受损。确定未伤及骨头和内脏后,刘雁斌减缓训练进程,降低训练强度,还专门买回兽用进口止痛药。好在赛期临近时,“小易”状态渐佳。

刘雁斌介绍,“小易”参加的攀登障碍的最后一个环节是跃跳高架。为保证比赛不出现失误,他特意站在离“小易”近30米的位置。“它可以冲刺更好的名次,但我不能冒险,况且它的伤势刚好,我不能逼迫它”。当看着“小易”矫健的身躯在空中划出的优美弧线时,刘雁斌泪湿了眼角,有些歇斯底里地摆出胜利的姿势。

次年,刘雁斌退伍了。“小易”的出色表现给他在搜救犬队的日子画上了圆满句号。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达和“小易”以及整个搜救犬队的感情,“一万个舍不得”,刘雁斌说道。

队长陈立志是这支队伍的创立和建设者。自称“狗痴”的陈队长可谓自学成才,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通过自己研究和热爱,一手把这支2013年全国垫底的搜救犬队带入顶尖行列。

陈队长说,为了确保训练贴近实战,他几乎每周都要开车出去寻找周围十几公里内拆掉的房子等废墟,供犬类训练。实在找不到位置,他就出资找挖掘机师傅在附近的荒地挖坑,然后将人藏在里面,盖上障碍物来让搜救犬搜救。“这是所有训练中最费功夫的,因为这种训练不宜固定场地,否则犬类会形成错误的思维,在实战中出现偏差。”

随着这些年汶川、雅安等地震灾害的频发,以及搜救犬在抗震救灾中屡立奇功,外界对于这群特殊的人、特殊的犬有了更多的关注和期望。因此,湖北省这支唯一的搜救犬队正艰苦战训,随时待命,一触即发。

再见了战友

致敬“功勋犬”

“天府”的小小身躯躺在火化台上,和他相伴8年的朱国平俯下身最后摸了摸它,一人一狗的并肩战斗,只能走到这里。

6月5日,成都消防支队搜救犬中队,带着一身伤病和功勋,最年长的搜救犬“天府”走了。黑色拉布拉多的微笑,停留在凌晨0点49分。

警犬转行搜救犬,它是“建队元老”

“天府”不是一条四川本地犬,这只黑色的拉布拉多来自沈阳,最初是一条警犬。

2008汶川大地震后,四川消防部队开始建立搜救犬力量。2010年春,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队成立四川首支集饲养、训练和使用为一体的搜救犬中队,“天府”是建队时的6只“元老”之一。

为了训练这只有“底色”的警犬,训导员朱国平花了很多心思。“刚引进时,‘天府’只要在废墟、地面嗅到有目标人体气味的用品,就会报警。但是搜救犬的主要任务是搜救活人。”

为改变“天府”这一习性,中队官兵花了很长时间,最后从它爱玩的天性入手。训练中,一个废墟下放一件衣服或其他物件,另一个废墟下藏一个人,“找到衣服不奖励,找到人就奖励它一个球玩。”几个月下来,警犬“天府”终于转型成为一只合格的搜救犬。

报到第二天飞赴玉树,地震中救出“第一人”

事实上,搜救犬中队成立的第二天,“天府”和它的训导员就迎来了第一次任务。

“当时因为高原反应,‘天府’很虚弱,几乎走不动路。”朱国平说,当初带着“天府”前往玉树的战士黄平已经退伍,但这个故事中队几乎人人都听过,“废墟上到处是浓烟,对它嗅觉也有影响,很艰难。”

一人一狗,橘红色身影慢慢穿梭。一次又一次的嗅闻后,“天府”在一块石板旁不停徘徊、扒拉,耷拉着耳朵。

按照标准动作,“天府”在发现目标后应该重嗅、扒地、摇尾巴,然后连声吠叫,但这时的“天府”太虚弱,已无力做出其他动作。救援队用生命探测仪再次确认,废墟中确有生命迹象,数小时后,一名男性被困者被救出。这也是四川消防部队在玉树地震中救出的第一人。

“天府”参加过玉树地震搜救、执行过舟曲泥石流救援、在雅安芦山地震中冲锋陷阵,它无数次跟随消防队员一起出生入死。

“你的牙齿会伴随我一辈子”

今年“天府”15岁了,已经是成都搜救犬中队最高龄。最近几年,它身体机能退化,伤病也让它越来越虚弱。3年前开始,它就几乎不再出任务了。

朱国平悉心照料的时候,总为它担忧,可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4日晚上,“天府”的状况恶化,朱国平揣着不安寸步不离。6月5日凌晨0点49分,“天府”走了。

这只功勋累累的搜救犬已归尘土。与它朝夕相伴八年的朱国平,睁着一宿没合的眼睛回到犬舍,他的身邊少了一个黑色依恋的身影,兜里多了一枚小小的牙齿,将从此伴随一生。

无论是危机四伏的灾难现场,还是温暖安详的宁静家园,狗作为人类最好的朋友,它们都以无条件的爱和信任,感动着我们。面对巨大的废墟,面对悲痛的人们,充满灵性的搜救犬也会悲伤落泪,为素不相识的遇难者哀泣。懂得用不同的叫声报告不同的发现,这不仅是因为它们的智慧,更源自犬这种动物对于人类与生俱来的依恋与热爱。

这些奋战在救灾一线的我们最忠诚的伙伴,拯救了许多生命,带给我们无数的希望和感动。它们在每一次的搜救行动中几乎把自己的爪子刨烂,虚脱倒下甚至牺牲生命,只为发现挽救瓦砾废墟下那虚弱的生命气息。

我们向“无言的英雄”致敬!它们是不会说话的美丽天使,用自己的一生拯救即将被黑暗吞噬的生命。

(素材来源:武汉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中队/四川消防119微信公众平台/青海消防总队搜救犬队 编辑整理 夏永波)